李學兵 王宇
   辦案人員查獲的部分卡片
  2014年6月11日,廖錦川等9人站在了被告人席上。這天,江蘇省宿遷市宿城區法院開庭審理廖錦川等9人詐騙案,庭審整整進行了一天。
  賬戶升級實為轉賬
  “您好,您的醫保卡近期異常使用,將以停卡處理,有何問題可咨詢醫保管理中心,咨詢電話xx。”2012年11月27日,江蘇宿遷市民李明洲收到這樣一條手機短信。儘管心存疑惑,看完短信的李明洲還是撥通了短信中的號碼。
  接電話的是個年輕女孩,她告訴李明洲,根據消費記錄,他幾天前在宿遷市區某藥店通過醫保卡購買過近2萬元的違禁藥品,現在要對他的醫保卡進行停卡處理。李明洲聽完後蒙了,自己並沒有購買過違禁藥品,而且最近也沒有刷過醫保卡。
  聽完李明洲的解釋,對方思考了一會兒說:“那可能是你的信息被人盜用了,你趕緊向公安局刑警大隊報警,讓他們幫你調查清楚。”對方給了李明洲一個電話號碼,告訴他這是刑警大隊陳警官的號碼,他專門負責調查這類問題。
  自稱陳警官的人在電話中告訴李明洲,他的個人信息已經泄露,而且很可能威脅到銀行賬戶中的資金安全,讓其趕緊電話聯繫銀行進行賬戶升級。陳警官還給了李明洲一個電話號碼,告訴他是銀聯管理中心楊主任的號碼,可以與其聯繫。撥通楊主任的號碼,楊主任告訴李明洲,要進行賬戶升級,必須知道他本人銀行賬戶的具體情況。李明洲遂將自己擁有一張農行銀行卡和一張農行存單,以及兩個賬戶中合計60餘萬元的信息告訴了楊主任。
  之後,李明洲按照楊主任的指示,到附近找了個農業銀行終端機,插入銀行卡,點擊轉賬鍵,輸入楊主任提供的賬號,然後再輸入199998,最後點擊確認鍵。
  在點擊轉賬鍵時,李明洲產生疑問:這不就是轉賬給別人嗎?楊主任告訴李明洲,這並不是轉賬,只是後臺處理程序,而且在輸入金額時輸入的也不是金額而只是升級過程中所需要的一個數字。
  楊主任的解釋打消了李明洲的顧慮。之後,李明洲又按照楊主任的指示,找了個ATM機,按照剛纔的操作重覆了之前的流程,只是輸入金額變成了49988。
  兩次轉賬之後,已經接近銀行下班時間,楊主任告訴李明洲,時間太晚了,第二天再繼續進行升級。
  第二天一早,急於完成銀行卡升級保護的李明洲再次來到銀行,並按照楊主任的指示,將存摺中的錢全部取出來,存入銀行卡內。這天上午,李明洲按照之前的程序分4次在終端機和ATM機上操作,在輸入金額欄輸入的數字分別為123211、199998、27841、9941。
  完成4次操作之後,楊主任告訴李明洲,銀行賬戶升級保護程序已經完成,只是24小時內不能使用銀行賬戶,並讓他回去耐心等待。
  當天下午,冷靜下來的李明洲越來越感覺事情不對勁:自己之前在銀行的6次操作分明就是轉賬給他人的操作,自己會不會被騙了。李明洲遂帶上銀行卡趕到銀行查詢,果然發現卡裡的60餘萬元已不翼而飛。再次撥打楊主任的電話,卻提示對方已關機。李明洲立即報警。
  難擋誘惑學習詐騙
  接到報案後,當地警方立即展開偵查。經過偵查,警方發現分散居住在福建廈門、漳州、廣東深圳等地的廖錦川、廖錦藝等9人有作案嫌疑。2013年3月29日,在上述等地警方的配合下,宿遷警方將廖錦川、廖錦藝等9人抓獲歸案。在廖錦川等人的住處,警方搜查到諾基亞1208手機多部、筆記本電腦、紙張、銀行卡多張。
  據廖錦川等人交代,李明洲只是他們諸多詐騙對象中的一個,也是被騙金額最大的一個。
  廖錦川、廖錦藝兄弟二人原是福建省安溪縣的普通農民,農閑之餘去市裡打打零工,日子雖說算不上多富裕,但也還過得去。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二人慢慢發現,周圍一些相識的人,每天基本上不怎麼出門,就獃在住處打打電話,但花錢卻大手大腳,似乎掙錢相當容易。想想自己每日這麼辛苦,卻賺不了多少錢,二人慢慢動心了,遂起了“拜師學藝”的心思。
  2012年10月,廖錦川二人開始向周邊相識的人學習詐騙手段,並很快掌握了“生財之道”,並雇用了幾人充當幫手。
  為逃避偵查,廖錦川等人詐騙所使用的手機號碼平均兩三天就會換一次,遇到詐騙金額較大的情況時,連手機也會立即換掉。
  李明洲則是廖錦川等人第一個詐騙成功的對象。嘗到“甜頭”後,二人滿心歡喜,自認為錢財得來全不費功夫,遂瘋狂地踏上“詐騙之旅”。之後,二人的妹妹廖英美、妹夫翁文標也參與進來。
  值得一提的是,廖錦川等人詐騙李明洲成功後,專門幫他們取錢的人只是將第一天詐騙到的20餘萬元打到了廖錦川提供的銀行卡裡,其他的30餘萬元則被他們席卷一空。後來,廖錦川只得通過熟人又聯繫了另外一個專門幫助取款的人。
  4個月詐騙200餘萬元
  為擴大詐騙範圍,2013年3月,廖錦川二人將包括自己在內的9人縱向分成兩組,同時進行詐騙活動:廖錦川帶領一組在福建廈門活動,由廖秋桂、林月玲二人擔任“一線”,廖錦川擔任“二線”並負責管理該組;翁文標帶領一組在福建漳州活動,由許碧華、許小華擔任“一線”,翁文標擔任“二線”並負責管理該組;廖錦藝擔任兩組共同的“三線”。
  廖錦川等人交代,詐騙來的錢扣除付給專門負責取款的人10%的手續費後,要付給“一線”10%的提成和2000元底薪,再按照每條短信六分五釐的價格付錢給專門發送詐騙短信的人,剩下的錢除去租房以及購置詐騙設備的費用之後,由“二線”和“三線”平分。同時,按照廖錦川和翁文標二人的約定,翁文標要從自己分得的錢中拿出15%作為“學習費用”交給廖錦川。
  據警方統計,短短4個多月時間里,廖錦川等人先後在江蘇、貴州兩省多個地方實施詐騙共計39起,涉及金額高達200餘萬元。
  由於案情複雜,檢察機關兩次將該案退回公安機關補充偵查。2014年2月23日,江蘇省宿遷市宿城區檢察院以詐騙罪對廖錦川等9人提起公訴。開庭審理時,光是舉證提綱,公訴人就準備了53頁之多。法院沒有當庭判決。  (原標題:“醫保卡異常”騙局)
創作者介紹

Lamb

dp16dpro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