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俄羅斯免費醫療”話題,國家衛生計生房屋二胎委國際司司長任明輝表示,真正的免費醫療制度根本不存在。縱觀世界各國的做法,不是由稅收支持,就是個人和企業支付,通過共同或單獨繳費的醫療保險或社會保險解決醫療費用的問題。(10月31日新華網)
  今年10月,俄羅斯政府宣佈“公民可永久享受免費醫療”,一時間國人競相稱慕,雖不能至而心嚮往之。冷不丁的,社科院專家朱恆鵬倒下一盆冷水,“免費醫療是不存在的,不要對其抱有幻想。”,而今國家衛生計生委國際司司長任明輝再潑冷融資水,“真正的免費醫療制度根本不存在。”
  任司長的邏輯是,“即使號稱實施免費醫療的國家,實際上醫療費用已經在個人和企業的各種稅收或者繳納的保險中體現了。”照此邏輯,確msata實不存在任司長眼中“真正的免費醫療”。但民眾眼中的免費醫療,實際上就是像俄羅斯那樣,由國家稅收、企業和保險負擔的,個人不用再掏一分錢的醫療。
  當然,以國內現有的水平,要想實現免費醫療還不現實,如2010年全國人大指出的,“中國實現全民免費醫療每年需花費1600億元,目前中國不具備這個經濟實力。”免費醫療既然如鏡中花水中月,那麼改變當前醫療保障中存在的不公平卻是可以西服著力的方向。
  醫療保障中的不公平就是存在了六十年的“公費醫療”——國家工作人員可以享受由國家全額負擔的免費醫療服務。此項福利直到2009年才開始逐步在全國取消,但時至今日,仍然有7個省份及33萬人享受著中央級公費醫療,那些併入融資職工醫保的國家工作人員還額外享有“補充醫療保險”這樣的超國民待遇。
  據監察部、人事部披露,全國黨政部門有200萬名各級幹部長期請病假,其中有40萬名幹部長期占據了幹部病房、幹部招待所、度假村,一年開支約為500億元。中科院的一項研究顯示,我國政府投入的醫療費用中,80%花在了850萬以黨政幹部為主的群體身上。
  在醫療補償比例上,國家公務員與普通群眾也是天壤之別。以《天津市國家公務員醫療補助辦法》為例,個人負擔的醫療費用,“在職人員補助80%,退休人員補助90%,副司局級以上人員補助95%”。我們再來看新農村合作醫保,農民門診就醫費用補償比例一般在60%多一點,且住院補償封頂線為15萬或20萬元。兩邊對比,我們也就不難理解為什麼因大病無錢醫治只能賣房甚至自鋸病腿的是貧困群眾而非國家公務員了。
  也許,我們一時還無法奢望像俄羅斯那樣的免費醫療,但我們卻應該有能力,也有決心改變當前醫療保障中存在的不公平現象,使一視同仁的公平醫療成為現實。避談這些,一味的大談“免費醫療不存在”,只會讓人反感,給人誇誇奇談的不作為之嫌。
  文/王勇強  (原標題:免費醫療如“畫”,公平醫療卻可成“餅”)
創作者介紹

Lamb

dp16dpro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